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人妻  »  少妇小雪
少妇小雪
我喜欢少妇——喜欢少妇的成熟肉体,喜欢少妇的热忱奔放。 有人说,少女是诗,是一首首跳跃、朦胧、青涩、难懂的诗;少妇是散文, 是一篇篇清新俊韵、耐人寻味的散文。我怕「读诗」,诗的「跳跃」和「朦胧」, 就使人费猜费解,常常是给人一头雾水,要我去揣摸诗一样的少女之心,我缺乏 「耐性」和「悟性」;相比之下,我喜欢「读散文」,散文看似信手拈来,但 「形散而神不散」,读来朗朗上口,令人浮想联翩,回味无穷! 我老婆这篇散文我是基本读懂了,现在,我要好好读读小雪这篇散文。


今夜,室外月明星稀,室内万籁俱寂,正是读书的好时候。 「你……快点嘛……」,小雪红着脸,在透明卫生间里催我了…… 我赤条条的跨入卫生间,小雪就迫不急待地迎了上来,她在手掌上挤了不少 的沐浴露,从我的颈部、胸脯向下涂抹,并在我的JB上抹了许多。我这根JB, 对她已经不陌生,搓揉的时候,她没有丁点的难为情;我给她涂抹和搓洗乳房时, 她也没有怎么扭捏作态,只是低垂着眼帘,不看我色迷迷的眼睛。但是后来我要 她翘起浑园的屁股,用涂抹着沐浴露的手从她后面去涂抹和搓洗她的阴户,并掰 开她那两片大阴唇仔细观赏时(这观赏既是欣赏PP,也是检查有无什么病症), 小雪却陡的不好意思起来了。 「别这样……看,怪……羞人的……」。


小雪的手从小腹下伸到两股间捂着 阴户,不许我看她的宝贝。 「怎么,还不好意思?刚才,肏都肏过了……」,我用手去拉她遮挡的手。 小雪的手紧紧捂住不放,并不住摇晃着屁股,说:「那个……不一样嘛」。 「哈哈,我还没听说过,肏都肏得,还看不得……」。 这时小雪已转身抱住了我,她脸儿红红娇嗔的说:「你看起来挺斯文的,干 嘛老是……肏呀肏的,好难听……」。 我的确很斯文,平时一般不说脏话,是今夜的气氛刺激着我,要一显「草莽」, 却不想唐突了佳人。 「……」,我一时无语。 见我没说话,小雪一定以为我生气了,她一边用水冲洗着我们身上的泡沫, 一边拉我的手去摸弄她的下体:「哎呀,你想怎么说……就怎么说呐,……我喜 欢……你肏,不喜欢……你看……」。没想到,小雪也说「肏」了,很明显,她 是在迁就我,我好喜欢!


「那不行……,我不但要肏,而且还……要……看!」 说话间,我们已经相拥着「滚」进了冲浪浴缸里,水涡飞旋,暗流汹涌,股 股急速的水拄刺激着我们赤裸的肌肤。我那「看」音刚落,小雪已被我仰面向上 抬起了双腿。她头枕浴缸,双手搭拉着缸沿,两条宛若凝脂的雪白玉腿,被我分 搁在肩上,尽管她不住的扭动,想摆脱这种她认为的囧态,但也无济于事,浴水 在两腿间激起股股浪花,她那羞于被我仔细欣赏的宝贝,已一览无遗的暴露在我 眼前…… 果不出我所料,小雪的宝贝也象她「有点点厚」的嘴唇那样,很有肉感,本 来就微微凸隆的阴户,由于双腿高抬隆起得更高;阴蒂和小阴唇都隐藏在两片有 点肥硕的大阴唇里,要用手掰开大阴唇才能看见;那阴蒂不大,我用手搓了搓, 硬硬的,看来她已经发了情;小阴唇也不大,色泽还很鲜嫩,粉红粉红的,只有 肉芽的边沿才有一些黑色素沉淀;阴道口很小巧,菊花瓣皱纹也很均匀,凭我的 阅女经验,小雪的性生活应该不是很频繁,更没玩过被爆菊花的肛交游戏。


我心中暗暗庆幸…… 我知道,这种PP就是俗称的「馒头屄」,这种PP的最大特点,就是阴户 高隆、大阴唇有点肥厚,女人的高潮来得慢。与这种PP的女人H,男人的JJ 要有一定长度,且要前戏做足、方才能使其渐入佳境……换句粗俗的话说,就是 这种女人——最经肏! 我庆幸,是庆幸我的JJ虽然不是最长,可也不算短,驾御「馒头屄」绰绰 有余,我不但善于吮吸抚弄,还有「语言骚扰」、「精神侵略」的「讲故事」本 领……今夜,我一定要抖擞精神,非得让这个「馒头屄」淫水长流、欲仙欲死, 方显我英雄本色! 正想着,小雪已经挣扎着用手捂住了宝贝,我还要看,她就是不许。我笑着 又问了刚才的问话:「怎么……肏都肏得,还看不得吗?」 小雪捂着阴户,撒娇似的说道:「就是不许看,就是不许看……」,我一再 问她,她才终于道出个中原由:肏屄是性器相交,JJ插在PP里,很有真实的 肉感,会很享受,且是隐秘的——JJ插在穴里,谁会去看小穴里怎么样——眼 睛常常闭着,有遐想的空间;如果在肏屄前PP被男人的烁烁目光尽收眼底,她 那PP就象被「一眼看穿」似的,会被看得直冒淫水…… 哈哈,真有趣,眼睛似乎只能看穿心事,怎么会把PP「一眼看穿」得直冒 淫水?我怎么也不相信。但我没说,不想破坏气氛。 「我们上床吧……」。小雪依偎在我胸膛上,轻声的说。 我们搽干身上的浴水,迫不及待的上了大圆床。


一上床,我们就「粘」在了一起。小雪伏在我两腿之间,用手握住我硬邦邦 的JB,俏皮的笑着对我说:「你不是……早就想要我给你……口做了么,现在 还……要不要?」说的时候,我看她脸颊象抹了胭脂那样艳。 「当然……要、要……」。我有些受宠若惊。我老婆那么爱我,都没为我口 交过,可小雪,竟然这么主动,我又更加的喜欢她一分…… 看着JB在小雪那两片有点厚实的嘴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,我心中很兴奋, 那嘴唇很柔软,紧紧包裹的感觉,真的很享受:每当双唇向下裹动,龟头就会顶 住口腔壁,滑向光滑仄小的口腔深处,口腔内的柔舌裹住JJ不停的伸缩着舔弄; 向上吮吸至龟头,柔软的嘴唇就会紧刮住敏感的龟沟,嘴唇内的柔舌就绕着圈在 龟头马眼上舔舐……想不到,小雪的「口活」技术也如她的按摩技术一样好,连 唇和舌配合也是这么的恰倒好处! 「啊……好爽……」,我爽得叫出了声。 我伸直双腿,臀部微微抬起,努力将JB「送」入小雪口腔的更深处,小雪 不住的摇头,她的手指用力卡着我JB根部,微微张开的嘴唇不住的翕合着,她 说不出话,嘴里被我的JB塞得满满的,我能敏感到她的喉头在我龟头上滑动。 「啊……」,当我松力后,小雪才如释重负的缓过气来,她用手抚着不适的 喉头,不停的着呕。「你……SB哦……」,她有些生气,眼眶里有了泪花。 「对不起,我……太兴奋了」,我知道自己太过火,连忙把她抱住一边吻她, 一边道歉。 哄了好一会,小雪才转怒为嗔,她原谅了我。后来,她依偎在我怀里,一副 小鸟依人样地对我说:「这『深喉』,我……没练过,……你的……好长哦」。 「TW综艺有个节目,一个女佳宾讲她为老公口交,就喜欢做深喉,……你 老公……不要你做?」我把小雪仰躺着放在床上。 「他的……不长,……没法练」。小雪的双腿被我分开,阴户又一次暴露在 我眼前,这时她似乎正若有所思,没意识到。


「哦……那,以后我就多陪你练练……一定不这么卤莽了……循序渐进、循 序渐进……」。 「讨厌……」。 刚才的卤莽,就象一道小小的插曲,插曲之后就是更加优美动人的乐章。 小雪已经敏感到我又在看她的PP了,但她没法动弹,我一眼就把她的PP 看穿了——我是用手指掰开她PP的小口看的——阴道壁「层层叠嶂」,小穴中 「淫水涟涟」。 「呵呵,你……有这么多水呐……」,我有些惊奇的说。 「就是你……先阵……看出来的嘛……」,小雪的脸红得更加厉害,她貌似 很难为情。 听她这么说,我才真有点相信,眼睛对她的PP有「看出水来」的特异功能, 呵呵,女人的敏感区和敏感方式之不同,真是一人一个样! 「啊……哟哟……你别……别用舌头戳……戳哦……好……好痒……」。 我用手肘按住小雪的两条大腿,手指掰开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,将头伏在 她两腿间,用鼻尖撩拨已经硬勃的阴蒂,舌头卷成条状,在她PP的小穴口不停 的戳弄,只一会工夫,小雪就被我弄得不停的叫唤起来。 「要我不这么弄……可以,但你要说……要我怎么弄哦?」我想她说出那个 字来。 小雪缓过气来,用手将我身子往上托,伸手捉住我的JB,就往她PP口口 上放:「用这个……肏我……」。呵呵,好聪明,貌似知道我喜欢她说那个字, 果然就说了那个字——「肏」音刚落,我的鸡巴就「嗖」的一下插入了她的下体 中! 「唔……」随着我肉棒的插入,小雪在我身下发出了一声闷哼。 小雪的PP好紧哦——虽然有淫水的润滑,我仍然有被「紧握」的感觉。我 好兴奋,好惊奇,一面努力将JJ送向更深处,一面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:「你 的……好紧……」 小雪的脸「倏」的一下红到了耳根。 「是你的……好粗哦……」她在我身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
「你老公的……怎么样?」和其他上别人老婆的男人一样,我喜欢人妻用自 己老公的来比较,相信自己有生理优势,要用别人老婆的比较,来增强心理上的 自豪感。 「他的……不粗……」 小雪捂着阴户,撒娇似的说道:「就是不许看,就是不许看……」,我一再 问她,她才终于道出个中原由:肏屄是性器相交,JJ插在PP里,很有真实的 肉感,会很享受,且是隐秘的——JJ插在穴里,谁会去看小穴里怎么样——眼 睛常常闭着,有遐想的空间;如果在肏屄前PP被男人的烁烁目光尽收眼底,她 那PP就象被「一眼看穿」似的,会被看得直冒淫水…… 哈哈,真有趣,眼睛似乎只能看穿心事,怎么会把PP「一眼看穿」得直冒 淫水?我怎么也不相信。但我没说,不想破坏气氛。 「我们上床吧……」。小雪依偎在我胸膛上,轻声的说。 我们搽干身上的浴水,迫不及待的上了大圆床。 一上床,我们就「粘」在了一起。小雪伏在我两腿之间,用手握住我硬邦邦 的JB,俏皮的笑着对我说:「你不是……早就想要我给你……口做了么,现在 还……要不要?」说的时候,我看她脸颊象抹了胭脂那样艳。 「当然……要、要……」。我有些受宠若惊。我老婆那么爱我,都没为我口 交过,可小雪,竟然这么主动,我又更加的喜欢她一分…… 看着JB在小雪那两片有点厚实的嘴唇中进进出出的样子,我心中很兴奋, 那嘴唇很柔软,紧紧包裹的感觉,真的很享受:每当双唇向下裹动,龟头就会顶 住口腔壁,滑向光滑仄小的口腔深处,口腔内的柔舌裹住JJ不停的伸缩着舔弄; 向上吮吸至龟头,柔软的嘴唇就会紧刮住敏感的龟沟,嘴唇内的柔舌就绕着圈在 龟头马眼上舔舐……


想不到,小雪的「口活」技术也如她的按摩技术一样好,连 唇和舌配合也是这么的恰倒好处! 「啊……好爽……」,我爽得叫出了声。 我伸直双腿,臀部微微抬起,努力将JB「送」入小雪口腔的更深处,小雪 不住的摇头,她的手指用力卡着我JB根部,微微张开的嘴唇不住的翕合着,她 说不出话,嘴里被我的JB塞得满满的,我能敏感到她的喉头在我龟头上滑动。 「啊……」,当我松力后,小雪才如释重负的缓过气来,她用手抚着不适的 喉头,不停的着呕。「你……SB哦……」,她有些生气,眼眶里有了泪花。 「对不起,我……太兴奋了」,我知道自己太过火,连忙把她抱住一边吻她, 一边道歉。 哄了好一会,小雪才转怒为嗔,她原谅了我。后来,她依偎在我怀里,一副 小鸟依人样地对我说:「这『深喉』,我……没练过,……你的……好长哦」。 「TW综艺有个节目,一个女佳宾讲她为老公口交,就喜欢做深喉,……你 老公……不要你做?」我把小雪仰躺着放在床上。 「他的……不长,……没法练」。小雪的双腿被我分开,阴户又一次暴露在 我眼前,这时她似乎正若有所思,没意识到。 「哦……那,以后我就多陪你练练……一定不这么卤莽了……循序渐进、循 序渐进……」。 「讨厌……」。 刚才的卤莽,就象一道小小的插曲,插曲之后就是更加优美动人的乐章。 小雪已经敏感到我又在看她的PP了,但她没法动弹,我一眼就把她的PP 看穿了——我是用手指掰开她PP的小口看的——阴道壁「层层叠嶂」,小穴中 「淫水涟涟」。 「呵呵,你……有这么多水呐……」,我有些惊奇的说。 「就是你……先阵……看出来的嘛……」


小雪的脸红得更加厉害,她貌似 很难为情。 听她这么说,我才真有点相信,眼睛对她的PP有「看出水来」的特异功能, 呵呵,女人的敏感区和敏感方式之不同,真是一人一个样! 「啊……哟哟……你别……别用舌头戳……戳哦……好……好痒……」。 我用手肘按住小雪的两条大腿,手指掰开她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,将头伏在 她两腿间,用鼻尖撩拨已经硬勃的阴蒂,舌头卷成条状,在她PP的小穴口不停 的戳弄,只一会工夫,小雪就被我弄得不停的叫唤起来。 「要我不这么弄……可以,但你要说……要我怎么弄哦?」我想她说出那个 字来。 小雪缓过气来,用手将我身子往上托,伸手捉住我的JB,就往她PP口口 上放:「用这个……肏我……」。呵呵,好聪明,貌似知道我喜欢她说那个字, 果然就说了那个字——「肏」音刚落,我的鸡巴就「嗖」的一下插入了她的下体 中! 「唔……」随着我肉棒的插入,小雪在我身下发出了一声闷哼。 小雪的PP好紧哦——虽然有淫水的润滑,我仍然有被「紧握」的感觉。我 好兴奋,好惊奇,一面努力将JJ送向更深处,一面在她耳边轻声告诉她:「你 的……好紧……」 小雪的脸「倏」的一下红到了耳根。 「是你的……好粗哦……」她在我身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 「你老公的……怎么样?」和其他上别人老婆的男人一样,我喜欢人妻用自 己老公的来比较,相信自己有生理优势,要用别人老婆的比较,来增强心理上的 自豪感。 「他的……不粗……」 小雪很乖巧很聪明,知道我很惊奇她的「紧」,就红着脸悄悄告诉我,她学 按摩时学过「瑜珈」——「瑜珈」里有「阴道提肌」、「肛门括约肌」的专门训 练,因此她会些有力握固的「紧缩功」! 看着她那两片不住翕合的嘴唇,我貌似听到了进攻的号角,我的嘴巴就紧紧 吻住了她那厚实柔软的双唇……


接着,我俩就大玩「舌尖吐香」的游戏、品尝 「香唾生津」的甘甜……我的双手也肯不闲着,一会轻揉双峰,一会爱抚肥臀; 胯下这根鸡巴更是不得消停,时而如急风暴雨般深插猛顶,时而似闲庭信步般巧 摘花芯……什么「九浅一深」、「五崴一拗」,都一一在小雪那成熟肉体上慢慢 施展开来……如果她是「诗」一般的青涩女子,我怎敢这般的随心所欲、痛快淋 漓?我虽色,也知道怜香惜玉;但对「散文」般的成熟少妇,尤其是「馒头屄」 这样「经得肏」的成熟少妇,我自然会格外的尽心尽力…… 小雪没有故意的大声叫床,她只是微微闭着双眼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轻声 呻吟着,我知道,她的轻声呻吟只是一个「交流信号」,我读懂了它——这会她 已经渐入佳境。 我这招「平定中原」,足足玩了二十来分钟,正要问她还想怎么玩,小雪的 手机响了,是她老公打来的。几句「我正忙着」、「手气怎么样」、「你别打扰 呐」,就打发了老公的例行公事。接老公电话时,她一直没松开搂着我肩膀的手 , 双腿把我的腿弯夹得紧紧的,屁股迎合着我的缓缓抽插,轻轻的筛动着,呵呵, 好个会享受的小鸟依人样,我又喜欢她一分了! 「把屁股翘起来……」


小雪很配合,她将上身趴在床上,双膝跪着,把浑圆的屁股翘得老高。我在 她身后,双手按住她白嫩嫩很有弹性的臀瓣儿,先将JB顺着臀瓣沟儿插进她的 PP,然后把她双手反驾在身后,使她上身抬起、后仰……小雪的脊背、腰肢、 翘臀连成了一张弯曲得不能再弯的「弓」,她的翘臀紧抵着我的趾骨,我的JJ 直直的杵在她的阴道前壁上……我用这招「隔山取火」的H姿式,意在「攻击」 她阴道前壁的G点,肏「馒头屄」正面交媾只是「预热」,用后插式直杵阴道前 壁G点,才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 果然才杵G点不一会儿,小雪就红潮满面,娇媚呻吟个不停起来。


也这时候,我突然想到一个农村少妇被后插式奸污却不能挣扎的故事,我边 杵着小雪阴道前壁的G点,边讲给她听了——YY县(就是我曾援困的那个山区 小县)有个年轻的农村少妇,带着一个仅几个月的婴儿在堂屋角落的对窝上舂米 (是南方山区以前常见的利用杠杆原理舂米的那种),她一个人既要蹬踏木板撬 动石杵,又要去石窝旁翻米,很是辛苦。一个陌生男人路过,就主动上去帮她翻 米,农村少妇正要感激呢,那男人突然把睡在箩兜里的婴儿提出来,甩到石窝的 米上,年轻的农村少妇当时就被吓呆了,蹬踏在木板上脚不敢放下来(如果一松 力,杠杆那头的石杵就会舂下来把婴儿砸成肉浆),连声问:「大哥,你这…… 干么呢?」男人淫笑着来到她身边,边挎她裤子边说:「干么呢?……我帮你舂 对哦(窝)!」说着,还伸手在年轻的农村少妇双腿间摸了几下,「……你的对 窝不是在这里么」。那年轻的农村少妇本欲呼救的,可那男人威胁说:「不许叫! 不然,我就推你下来,让你砸死自己的娃儿」,吓得那年轻的农村少妇连说「不 叫、不叫……」。那男人顺利的把农村少妇的裤子挎到她的腿弯上,叫她翘起白 花花的屁股,由他站在身后肏她。那农村少妇个子有点高,一只脚蹬踏在木板上 又不敢松力,屁股一翘,就翘得老高。那男人个儿矮她一大截,「肉杵杵」怎么 也「舂」不到农村少妇的「肉窝窝」,就叫农村少妇双腿「弯曲、弯曲、再弯曲」, 男人的「肉杵杵」终于「舂」到了农村少妇的「肉窝窝」里,可农村少妇的腿一 高一低的弯曲着,不好控制平衡,身后男人一「舂」「肉窝窝」,她的身子就被 「舂」得不停的前后晃动,那婴儿上方的石杵就不住的点头,有几次,石杵就差 点砸到婴儿身上,吓得农村少妇一只手捂着嘴巴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闷声轻叫, 在整个被男人后插式奸污的过程中,年轻的农村少妇的眼睛都直丁丁的盯着石窝 里的孩子,一到被肏得身子不住晃动的时候,就直求身后的男人「轻点……轻点 ……」。 「……后来呢?」善良的小雪眼里竟然有了泪花,她显然被我「精神污染」 了。 「后来?后来男人在农村少妇的肉窝窝里射了精,就走了……」我讲故事是 时候,一直在小雪的「肉窝窝」里缓缓有劲的「舂」着,这会「舂」得小雪的 「肉窝窝」窝满了淫水,发出「扑哧扑哧」的声音。


「那男人……抓到了吗?」我感觉到小雪的身子有些软绵绵的。雪白的肌肤 有点白里透红的感觉。 「没有,又不认识,农村少妇又不敢说,只当被……狗肏了一回……」 「讨厌!没点……同情心……那石窝里的婴儿呐?」怎么女人就爱打破沙锅 问到底哦。 「男人走的时候,还算有良心,把婴儿提出来了……」我怕她再问个不休, 就问她,「还来个什么……姿式?『老汉推车』?……『霸王举鼎』?」 小雪的脸红红的:「快,放我……下来,我……已经……高潮了……」。 我很诧异,怎么……高潮了……我不知道?我问她啥时候高潮的,她说,就 我讲「肉杵杵」「舂」「肉窝窝」的时候。呵呵,我记起来了,那时,我就觉得 小雪哆嗦了几下,貌似阴道外口的肌肉都在有节奏的收缩着,我还以为她是在为 那婴儿担心害怕和有意用「紧缩功」配合我杵她的G点呢…… TMD,自从用了泰国帝王家宝,「延时」效果是明显,JJ也貌似更伟岸 了点,但龟头的敏感度,也下降了不少啊……要不,怎么就没感觉她丢了呢? 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。我知道女人去后需要什么,嘴唇和双手仍然在小雪诱 人的胴体上游走不停。小雪很懂事,也知道我此时需要什么,她伏到我下体上, 又一次主动为我口做,还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练起了「深喉」,虽然不怎么深 . ……呵呵,我真的更加喜欢了她几分啊! 后来,我在小雪柔软的嘴里口爆了……那一夜,我在小雪嘴里爆了两次,她也兴奋地丢了三次阴精……最后,我将 JJ插在她那有些充血的小MM里,一招「平分秋色」的H姿式,把我们送进了 温柔的梦乡。


  【完】